生命如此更绚烂——退休女工王娅的助学故事

编者按:2016年7月,清华大学已故教授赵家和老师倾毕生积蓄1500余万元捐助西部贫困孩子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本报独家推出的“‘炭火教授’赵家和系列报道”,在社会各界引发热烈反响,越来越多的人以志愿者、捐赠者的身份加入到资助西部贫困学子求学的队伍中来。据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统计,基金会成立6年来,收到爱心捐款286笔,累计2400多万元;累计4374名寒门学子受助,2514名完成高中阶段学业,近2000名寒门学子进入高等学校学习。

前不久,本报记者在探望赵家和遗孀吴嘉真女士以及兴华基金的接棒者、清华大学退休教授陈章武时得知,众多捐赠者中有一位平凡的天津退休女工:她“手紧”“悭吝”,却多次慷慨解囊捐助贫寒学子。得知自己罹患胰腺癌晚期后,她放弃使用昂贵的化疗药,再次向基金会捐款,并毅然决定捐出仅有的一处房产助学。不仅如此,她还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以求最大限度地实现自身价值,达到“求仁得仁,了无遗憾”之境界。

她是谁?为什么会做出如此选择?本报记者近日独家探访了这位平凡又伟大的退休女工,在人生尽头倾听她的故事,捕捉她身上闪烁的人性之光,希望能再次唤起社会对爱、对奉献、对人生价值的思索。

与王娅的首次接触,是从一沓打印的邮件开始的。

2016年7月22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退休教授陈章武收到一封邮件:“你们是有两个账户吗?我想确认一下。”

“能请问你了解的目的是什么吗?”3天后,在甘肃走访受助学校的陈章武回复了基金会账号。接棒管理兴华基金的第3年,陈章武遇到很多捐赠者,却头一次碰到这种方式。

生命如此更绚烂——退休女工王娅的助学故事

王娅的捐赠证书。

10月底,坐在位于天津西南郊王娅家门口的一间小饭馆里,从这沓邮件开始,陈章武向记者讲述了这位退休女工与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与西部贫寒学子的不解情缘。

深秋的天津,冷风萧瑟,黄叶飘落。等王娅输完营养液,记者将走近这个在以分秒进行倒数的生命,和基金会工作人员一起完成她最后一个要求。

王娅说:“等办完这些事,就不再输营养液了。”

一个最后的要求

第一次邮件往来后,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的账户上很快收到王娅转入的6000元资助款。“我是工薪族,没有大笔的钱,现在是个老年人了。你们若愿意接纳我,我很愿意持续捐助下去。”在这封邮件中,王娅述说了她朴素的心愿,“我退休了,也还希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想到在西北有一个孩子能因为我的帮助继续学业,上大学甚至读研,真是件令人快乐的事。”

两年多来,数十封邮件往来,让王娅与甘肃寒门学子的命运紧密交织,也开启了一段暖心的故事。

“这几年,基金会的志愿者、捐赠者大多是身边人,或是身边人介绍来的,捐赠前基本我都见过,王娅是为数不多没见面就直接捐钱的。”2017年3月,在中央电视台《朗读者》栏目为赵家和专门策划制作的节目中,陈章武才第一次见到王娅:“那天本来想请她作为捐赠者代表上台出镜,可她坚决不肯,只坐在观众席上。听完赵老师的事迹后,她一直流泪,回去后又给我发了一封邮件,‘我只不过是捐了几千块钱,无法和你们比……我幸亏没有同意出镜,要不真是得羞愧死了’。”这次见面后,王娅成为基金会的一名志愿者。家访、审查学生资料、走访受助学校……她全身心投入,把这当作退休后最大的事业来经营。

今年4月,一向守约的王娅却失联了。那天本是王娅约好和基金会工作人员一起去甘肃考察受助学校的日子。直到几天后,陈章武才收到她的信息:“非常不凑巧,去新西兰旅游与助学活动的时间冲突了。”又过了几天,一笔3万元的捐款汇到基金会账户上,王娅已经陆续资助了7名高中生。

让陈章武没想到的是,彼时的王娅根本没去新西兰,而是躺在了天津肿瘤医院的病床上。

胰腺癌晚期,在癌症中属于最凶险的一类。

命运给这个65岁、铆足劲做公益的人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生命如此更绚烂——退休女工王娅的助学故事

王娅(执笔者)在好友陪伴下签署房屋捐赠协议。杨志明摄/光明图片

抢跑!倔强的王娅一边和病魔抗争,一边加快捐资助学的脚步:5月,还在病床上的王娅不忘为基金会汇去早已准备好的捐款;8月,她停掉全部放疗,拖着乏力的身体踏上奔赴甘肃的家访,因为她知道,“再不赶快去,就再也没力气去了。”

本文链接:https://www.gsnewsw.com/gyzxue/742.html 站点:www.gsnewsw.com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gaojianhezuo@qq.com,立即删除!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