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困境儿童,为了更好的改变

帮助困境儿童,为了更好的改变


探访拟进入成都SOS儿童村生活的夺基卓玛的家(图片由成都SOS儿童村提供)

10月30日,一辆临时租来的商务别克领着一辆银色的面包车驶上了从四川成都前往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阿坝州”)马尔康市的公路。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路程,穿过了十多条隧道,经历了青葱苍翠至皑皑白雪后,这两辆载着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代理秘书长朱飞、成都SOS儿童村村长蒋鹏程以及荷兰皇家菲仕兰中国业务集团(以下简称“菲仕兰”)代表苏卓贤等人的车终于在马尔康市停了下来。未来两天,他们将在阿坝州民政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访包括夺基卓玛、拉四姐等在内的4名来自壤塘县的困境儿童。

此次在壤塘县的探访活动是成都SOS儿童村“菲仕兰爱心之家”成立以来开展的系列活动之一。今年,为响应《“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等中央文件的精准扶贫精神,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广泛引导和动员社会组织参与脱贫攻坚的通知》要求,成都SOS儿童村在中国SOS儿童村协会的指导和菲仕兰的赞助下,建立了“菲仕兰爱心之家”,对接三区三州地区中的凉山、阿坝、甘孜等贫困地区的民政系统,计划资助收养15名困境儿童,以间接解决儿童隔代贫困问题,助力扶贫攻坚。

探访困境儿童

9月以来,马尔康市已经下了8场雪。10月30日,天空虽然放晴,但空气中弥漫着的化雪后的寒意仍然使人感到由内而外的冷。

10月31日,壤塘县尕多乡尕多村,在阿坝州民政局和壤塘县政府相关负责人的带领下,37岁的藏族妇女初摸在家中第一次与朱飞、蒋鹏程、苏卓贤等爱心人士见了面。

初摸的家位于尕多村一角,是一处新盖的藏式平房。据了解,该平房是当地政府为贫困户建的保障住房。热情的初摸招呼大家坐下,但由于屋内空间有限,很多人都选择站着以省出一定的活动空间。

揽着自己6岁的小女儿坐在朱飞旁边的初摸,在壤塘县副县长孙宏斌等人的帮助下,准备开始回答这位远方来客的问题,她满头白发的老父亲则站在她的左侧,安静地听着现场交谈。另一边,初摸9岁的大女儿夺基卓玛,也是此次家访后即将长期搬入成都SOS儿童村生活的一名女童,此刻坐正在成都SOS儿童村总务科长杨雪萍的旁边,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安静地打量着周围的陌生人。

初摸汉语能力有限,当她借助孙宏斌的翻译开始试图回答众人的问题时,原本热闹的小屋突然安静了下来。“她说她有些病,耳朵听不到。老公过世了。一个人30多(岁),2个小孩。”随着初摸的回答以及孙副县长的翻译,现场的空气似乎有些凝滞。来访的人中很少有会藏语的,但听着初摸讲话,众人似乎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困难和艰辛。

为什么想把孩子送到成都SOS儿童村呢?孙宏斌转述道:“她说她们家没有钱,很穷。孩子除了能够在尕多小学读书以外,往任何地方(好学校)送的能力都没有。她说这次有这个机会,她还是想送过去。”

初摸家经济困难到了什么地步呢?壤塘县民政局优抚双拥安置股与救灾救助股股长、尕多村第一书记金珠告诉记者,初摸是尕多村的新分户,因此家里没有其他村民所拥有的草疆和牦牛,生产资料少,她全部的生活来源是政府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政策性补助以及夏季到山上挖虫草换来的微薄收入。

金珠表示,初摸原籍尕多村,但后来嫁到了外地,户籍也就迁了出去。2013年,初摸的丈夫在一次意外中死亡,她和丈夫的房子也被公婆收了去,她一个人没办法,就带着4岁的大女儿和1岁多的小女儿回到了家乡,在现在的这块儿地上安了家,在政府的帮助下建了现在住的这个平房。

初摸父母家的经济状况怎么样呢?金珠谈道,她父母年纪很大,家中没有什么劳动力,生活也很困难,也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而且家里还有一个患有癫痫病的7岁男孩要照顾。

当地对初摸家的政策性补助有哪些?金珠说道:“她们(家)3口人的低保是149(元)一个月。”此外,据金珠介绍,尕多村为村上每一个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一个公益性岗位,每户每月550元的薪酬会按季度发放。其中,初摸的岗位是地质灾害检测员。另外,由于大骨节病在当地的发病率高,当地实行换粮政策,即定期免费发放给居民一定的大米和面粉来改变当地的饮食习惯,以降低大骨节病的发病率。初摸也因为这个换粮政策,可以到镇上领取足够吃的口粮。

本文链接:https://www.gsnewsw.com/gyzxue/646.html 站点:www.gsnewsw.com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gaojianhezuo@qq.com,立即删除!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