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益行业第一网——新华公益网
主页 > 公益机构 > 内容

钱难赚、传人难寻、经纪人短缺 非遗传承如何突破“怪圈”

发布时间:2019-05-09   来源:新华公益网    
字号:

  春节期间,北京市的众多“非遗”项目在庙会上大放异彩,受到了市民们的欢迎。热闹过后,传承人又开始了为缺人而烦恼的一年:由于做“非遗”很难赚钱,去学校开课播点小火种被家长批为“没用”,寻找愿意潜心学习的传人更是奢求;而想让“非遗”跟上时代、被更多人喜欢、找到赚钱的模式,又很难找到热爱传统文化又精通设计和市场的经纪人。

  不懂市场、赚不了钱、找不到传承人和经纪人、更难开拓市场——“非遗”传承,到底如何才能进入良性循环?

  京派剪纸传承人

  被“学剪纸没用”扎了心

  “如果用剪子和纸来衡量一个人的财富,那我一定是最富有的。”在京派剪纸传人张晓林家里,你能看到装满了大红纸和剪子的一个又一个箱子,上百把剪子打磨得锃光瓦亮,也难怪大师对记者如此笑言自己是“最富有的人”了。

  在张晓林的家里,还有数不清的荣誉证书、奖杯。他最珍视的两个荣誉分别是“北京首届中青年文艺工作者德艺双馨奖”和“全国文艺界首届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代表”。2010年,张晓林荣获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北京老字号“北京晓林剪纸张”称号。2012年,他的剪纸技艺入选北京海淀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然而,荣誉加身的张晓林也有惆怅的时候,尽管女儿也继承父业,但在张晓林看来,这门手艺还应传给更多的人,无奈是跟随者太少了。

  张晓林告诉记者,近年来,他在北京很多中小学教授剪纸,有个小姑娘学得特别好,可是到了第二学期却不学了。“后来我在学校里碰见了那孩子,我就问她,结果人家一阵风似地跑过,只甩给我一句话,‘我妈说了,学那个没用’。”

  “望着小姑娘的背影,当时我怔了半天!是啊,剪纸艺术与美食等一些‘非遗’技艺完全不能同日而语,毕竟它不是生活必需品,不仅耗工夫,还带不来经济收入!”张晓林无奈地说。

  内画鼻烟壶传承人

  没固定工资难招学徒

  猪年的这个春节,年近70岁的顾群、张玉华老两口是在由海淀区文委组织的京西文化游园会“非遗”技艺展示现场度过的。

  “我们到这里主要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技艺传人。”顾群直言不讳地说,老两口都是海淀区内画鼻烟壶“非遗”项目代表性传人,但至今没有找到真正愿意学这门技艺的人。

  在庙会上,记者看到展台前最引人瞩目套装作品是一套《清明上河图》,这耗费了顾群3年时间完成:“我们这是宫廷技艺,所有的画和文字都是反向画。一般的作品也需要耗时半个月以上。”

  顾群说,自己当年插队回京,安排到北京工美集团,从学徒做起,一干就是40年。“从画线条开始,横线、竖线、斜线,一画就是三个月。真正作画时更是精力高度集中,因为不能出错,一点小错可以修改,大部分错了就前功尽弃了。”

  “传统技艺需要有接班人,只是学习这个的最佳年龄是20多岁。而年轻人需要打拼事业,没有经济收入没法做成。”顾群说,之前也招过一些徒弟,但最终都没能坚持下去,而自己当年当学徒是有工资的,这也因此能一干一辈子,“到老了我也有退休金”。

  顾群说,这种传统技艺真要沉下心学并得到社会认可,没有四五年是不行的;即便得到社会认可,也并不一定能成为收入的重要来源,因此他希望国家能从支持“非遗”的资金中拿出一部分,对真正想学的人进行一定的经济补贴,或许自己找寻到传人的梦想就有希望了。

  木版年画传承人

  走向市场得有专业人士帮

  今年春节,西城区“非遗”项目北京木版年画代表性传承人张阔在繁忙与喜悦中度过:在世纪坛庙会和厂甸庙会上,三款创新年画群猪拱财、酣睡小猪、小猪佩奇,都受到了市民的喜爱。在他看来,用老手艺印今天的东西,可以让更多人喜欢年画,有利于老手艺的留存传承。

  “过去的生活变化小,人们往往是在固定的时间进行固定的消费,到了什么季节买什么,所以手艺人过去做的基本都是固定的。现在不行了,变化速度太快,大家喜欢的东西三五天就变了。我觉得木版年画在保留制作工艺的基础上,内容应该跟上时代。”

  但对年逾花甲的他来说,了解现在的主流消费群体喜欢什么并把产品推向市场,并非易事。

  “我作为一个耍手艺的人,我的本职是刻版,如果把精力都搁在调研市场、运作推广上,那就没时间做活儿了。这些事儿应该有一个专业的人或者公司来做,我们只负责艺术探索,他们做市场研究和运作,这样年画才能跟得上时代。”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华公益网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