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火车在唐古拉山区行驶(1月29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旦增尼玛曲珠 摄

  新华社拉萨2月15日电 题: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新华社记者周健伟、白少波、张京品

  唐古拉,意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

  2006年,青藏铁路纵跨唐古拉,“钢铁巨龙”穿越世界屋脊。

  随后,唐古拉线路工人接替建设者,进驻“生命禁区”,养护维修青藏铁路这段海拔最高、灾害最多的125公里冻土线路。

  春运时节正值隆冬,平均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区风吹石头跑、雪打如刀割,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40%。

  为确保火车安全通行,上百名线路工、劳务工坚守在这里,顶狂风战暴雪,排除冻土、大风、塌方等危害铁路安全的险情,用血肉之躯铸成一根根看不见的“轨枕”,托起青藏铁路安全运行的奇迹。

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扎西旺堆跪在铁轨上观察铁轨水平高度(1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健伟 摄

  石头都磨不透的“铁人”

  早上8点半,天刚蒙蒙亮,嘹亮的哨声划破唐古拉的宁静。

  32岁的工长扎西旺堆从床上一跃而起,穿衣洗漱在几分钟内完成。他一边系衣扣,一边往食堂快步走去,把一句话甩在身后:“今天上午有一个小时的维修‘天窗’,不抓紧怎么行!”

  青藏铁路通车已10多年。随着需求不断增加,每天运行的列车已达数十趟。

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青藏铁路唐古拉线路工人在风雪中前行(1月29日摄)。 新华社记者 旦增尼玛曲珠 摄

  扎西旺堆所说的“天窗”,是列车运行间隙的抢修铁轨时间,一次仅一个小时,但是要提前几个小时准备。“必须争分夺秒。”扎西旺堆嘴里嚼着饼子,一字一顿地说。

  唐古拉极度高寒缺氧,快走两步就头晕目眩,胸口憋痛。工人们抱着20公斤重的捣固机,身体伴随着机器轰鸣剧烈抖动,将道渣捣实、固定。短短几分钟,汗水就在额头上冒出,又很快结成冰霜……

  扎西旺堆满嘴胡茬、脸庞黝黑。今年是他在青藏铁路唐古拉线工作的第12个年头。这个藏族汉子,在工友口中是连石头都磨不透的“铁人”。

  扎西旺堆的家在拉萨,2003年初中毕业时,他从老师口中听说铁路修到了唐古拉山,以后会需要很多铁路工人,就报考了包头铁道工程学院的中专班,成为定向培养的西藏第一代藏族铁路工人。

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青藏铁路唐古拉线路工人维修铁轨(1月28日摄)。 新华社记者周健伟 摄

  青藏铁路通车的第二年,扎西旺堆毕业,分配到唐古拉线路车间。从铺道渣,清筛整理道床、边坡,到更换、放正和修理轨枕,调整道岔,拨正线路,再到起道捣固……扎西旺堆跟着老铁路工人学起,掌握了十几道工序,稚嫩的双手也渐渐长出一层又一层老茧。

  现在,扎西旺堆负责起道捣固前的轨道数据检测工作。这要求熟练运用轨检小车、道尺等,牢记两个铁轨的轨距和水平高低范围,“差一毫米,就会影响旅客在火车上的舒适度,铁轨的使用寿命也会缩短。”

  “当铁路工人,干的就是‘硬活’,就要敢碰硬。”大多数时候,扎西旺堆需要跪在铁轨上,侧身脸颊贴地观测铁轨的水平高度是否达标,每天平均要跪下三四百次。久而久之,扎西旺堆除了手上的老茧,膝盖也磨出厚厚的茧子。

他们是比钢铁还硬的汉子——天路之巅看不见的“轨枕”

  青藏铁路唐古拉线路工人在进行维护作业(1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周健伟 摄

  为铁轨而坚守的人们

本文链接:https://www.gsnewsw.com/gyjg/670.html 站点:www.gsnewsw.com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gaojianhezuo@qq.com,立即删除!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