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年初探脱贫

  春节将至,我们的三路记者再出发,目的地是3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大兴安岭南麓山区、秦巴山区、滇西边境山区。

  这个时节进山,颇费周折。寒风凛冽,路面结冰,车轮不时打滑。可山再高、沟再深、路再难,也阻挡不了前行的步伐。

  吃穿愁不愁?住房、医疗、教育有没有保障?收入是否增长?……新春佳节临近,身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地区的父老乡亲,格外令人惦念。

  2018年,全国有125个贫困县通过验收脱贫,1000万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2019年,“农村1000多万贫困人口的脱贫任务要如期完成,还得咬定目标使劲干。”“我时常牵挂着奋战在脱贫一线的同志们,280多万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工作很投入、很给力,一定要保重身体。”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讲道。

  三路记者北上大兴安岭,南下秦巴山区,走进独龙江乡,在奔跑途中与扶贫干部面对面,在追梦路上与困难群众心贴心。

  内蒙古阿尔山市西口村——

  这个冬天,心里格外暖

  “阿尔山”,蒙古语“热的圣水”之意。这里的水甘甜清冽,滋润了大兴安岭夏天的郁郁苍苍、冬日的银装素裹。

  冬日时节,阿尔山市明水河镇西口村传出喜讯:这个占阿尔山市贫困人口1/3还多的村子,即将脱贫摘帽。

  火炕沿上一席话

  冬访西口村,与想象中大不一样:水泥路四通八达,农家院干干净净,不像曾有549名贫困人口的贫困村。

  气温零下20摄氏度。“咯吱咯吱”踩着积雪,记者来到安居思源安置小区,走进一户院子,隔窗可见屋里盛放的鲜花。这是齐淑芳家。

  正是猫冬季节,齐淑芳和几个邻居坐在暖和的炕沿上唠起了嗑。

  邻居韩春玲,一家三口曾跟公公婆婆挤在一起,土坯房、木栅栏,一下雨,连落脚的地儿都没有。“如今屋顶盖着树脂瓦,墙上贴着保温层,地上铺着瓷板砖。和以前比,真是天上地下。”

  内蒙古自治区将城市棚户区改造和农牧区危房改造列为“百姓安居工程”的重头项目,加快推进。短短3年,西口村就变了模样。

  “我和老伴都是慢性病患者,现在每月有1200多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齐淑芳忍不住插嘴,基本保障不愁了,心里有了底。

  同行的阿尔山市扶贫办主任白秀梅说,当地因病因残致贫群众多,市里实施健康扶贫,规定贫困户单次住院医疗费2000元以内全部报销,大病住院年度累计自付最高限额5000元,住院报销90%;慢性病日常用药自付5%,家庭医生上门服务。

  “自从有了这些好政策,开支明显减少了。”村民金香说,2017年丈夫得了脑梗做手术,花费1万多元,最后自己只掏了900多元。

  牛圈门口一笔账

  断断续续的“哞哞”声,把我们引到一处宽敞干净的牛圈前,主人何喜明正忙着给十多头牛喂食添水。

  “前些年家里租地种土豆,连续几年大旱,欠了一屁股债。”何喜明说。

  因灾致贫、缺少资金,怎么办?驻村扶贫工作队队员李长顺说,市里整合资金,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3万元无息产业贷款和5万元金融扶贫贷款,让贫困户发展产业有了启动资金。

  “多亏了这笔钱雪中送炭,买了6头母牛,两年下来,家里已经有13头牛了。”何喜明掩不住喜悦。

  脱贫路子千百条,产业增收最长久。李长顺说,西口村发展“慢种慢养”产业,提升贫困户造血功能。林多,就发展林下经济,种榛子、食用菌;院子大,就搞庭院经济,养猪养鸡,栽植树苗;天冷水好,就种高寒矿泉水稻。

  扶贫更需扶志。贫困户贾万杰,丈夫瘫痪卧床多年。“家庭医生三天两头来,帮扶干部给我买了100只鸡雏。我还养点牲口,再打点零工,生活好多了。”

  就着围裙擦擦手,贾万杰乐呵呵地说:“我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也懂得人不能总想着‘等靠要’,自己得先站起来,人家才能扶你往前走。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工作队里一顿饭

  夜宿西口村,围着一盆白菜豆腐炖五花肉,驻村扶贫工作队队员晚饭吃得喷香。你一言我一语,边吃边聊,勾勒出几年来帮扶即景。

  变化最大的当数副镇长、工作队队长王树庆,办公桌照片上的帅小伙已是过去时,现在的他粗壮黢黑,裹着件厚棉袄。“村风也变了,村民有精气神了。街上有垃圾,村民会主动捡起来。谁家有困难,都会来帮一把。”

  在工作队努力下,京蒙帮扶“慢种慢养”生态农牧业扶贫产业园,已在村西南山脚下开建;“慢生活”以旅游带产业,“非遗”主题的乡村民宿,也在紧锣密鼓设计中。

本文链接:https://www.gsnewsw.com/gyjg/667.html 站点:www.gsnewsw.com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gaojianhezuo@qq.com,立即删除!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