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益行业第一网——新华公益网
主页 > 公益广告 > 内容

要是小悦悦还在,小学快毕业了

发布时间:2019-05-10   来源:新华公益网    
字号:

要是小悦悦还在,小学快毕业了

  陈贤妹。南方日报记者 张迪 摄

  新闻回放

  2011年,在佛山,两岁“小悦悦”相继被两车碾压,多名路人视而不见,只有陈贤妹施予援手。陈贤妹的善举,也让她成为焦点人物。

  立夏刚过,在清远阳山县阳城镇,敬老院里的油菜花冒了头。

  陈贤妹在菜地里转了几圈,用手掐去菜心,不一会儿,手里就攥了一把。再来回走两趟,敬老院的午餐,又可以加个菜了。

  如今,八年时间已经过去,陈贤妹的生活也归于平静。她在当地政府的安排下,来到了敬老院工作和生活。

  “那件事不讲行不行?”

  “那件事不讲行不行?”陈贤妹沉默了半晌,嘴张了张又合上了。

  现在,有人跟她提到八年前的事情,陈贤妹多数选择拒绝回答。

  陈贤妹今年66岁,是清远阳山县人。出名之后的陈贤妹,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大批媒体的访问,各类活动的邀请,让陈贤妹有些力不从心,为了不受打扰,她索性躲回了阳山县老家。

  “我把以前的电话号码都换了,不想别人找到我。”在敬老院的陈贤妹从兜里掏出一部红色的翻盖手机,手机的背面用透明胶布贴着一张纸条,“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她说,因为号码更换的频繁,陈贤妹自己有时候也记不住。

  面对赞誉,陈贤妹时常说,当时做的只是一件平凡事,“不要宣传我了,当时路过应该帮一把的。”

  其实,陈贤妹“躲”起来,还有另一个心结。“‘小悦悦’都不在了,这是别人的伤心事,就不要再提了。”陈贤妹觉得,当年自己虽然扶起了“小悦悦”,但是孩子并没有救活,总提这个事情,感觉是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小悦悦’的爸妈前些年给我打过电话,问候过我。”陈贤妹说,因为自己频繁换电话号码,这几年也断了和“小悦悦”爸妈的联系,只是辗转从一些记者口中得知他们的消息,希望他们能慢慢好起来。

  “想起来都心疼。”陈贤妹有时候也会想起“小悦悦”,她说,当时自己的小孙子四岁多,和“小悦悦”差不多年纪,现在小孙子都上小学了。她抬手比了比,“要是‘悦悦’还在,小学快毕业了……”

  拒绝了很多商业活动

  早上8时,在清远市阳山县阳城镇敬老院,吃过早餐的陈贤妹,拿起扫帚开始扫院子里的落叶。

  敬老院的院子不大,陈贤妹个把钟就扫完了。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得把敬老院外面的街道打扫完,才肯闲下来。

  因为孩子在外打工,2017年,陈贤妹回到了老家阳山县。当地政府知道后,把她安排到敬老院工作和生活,每月给她发一定的补贴。

  “我是2017年9月29日来的,旧历八月初十。”陈贤妹说,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来敬老院的第二天,就赶上了她的生日,工作人员和敬老院的老人一起给她过了个生日,“还有一个大蛋糕!”

  来敬老院之前,陈贤妹的生活并不稳定。“当时我们在做普查,发现陈贤妹还在外面打零工,每个月工资就一千多元。”当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介绍。

  “小悦悦”事件之后,陈贤妹拒绝了很多商业活动,靠自己的能力打工赚钱。“儿女们生活也都不富裕,自己能出去做事,就尽量出去干点活。”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贤妹也越发觉得做起事来力不从心。“年纪大了,做保姆,别人也不愿意请了。”陈贤妹说,上了年纪,有时候饭吃凉了,胃又不舒服,眼神也不好,体力大不如从前,因此,找她干活的人也越来越少。

  就在她为生计发愁的时候,村里的干部给她打来了电话。“他们说安排我去老家的敬老院,每个月还有补贴,带我先去看看。”陈贤妹寻思,还是去看一看,一到敬老院,看到里面有菜园,还给她提供了一个房间,陈贤妹爽快地答应了。

  “妈在这里,我们也很放心。”陈贤妹的儿媳说。

  “今年过年回老家,之前的中介还问我要不要出去打工,我说不用,我不出去了。”陈贤妹冲记者笑了笑,端起手里的热茶抿了两口。

  在陈贤妹看来,敬老院的生活平静且满足。“有人做饭,有人值班,我在这就跟‘退休’一样。”陈贤妹说。

  晚年得到了不少照顾

  “小悦悦”的事情,尽管陈贤妹不愿过多提起,但仍有很多人忘不了她的善举。

  “他们会问我‘你就是那个陈贤妹吧’。”现在陈贤妹走在老家的街上,还有人会认出她。有一次她在老家的茶楼给母亲过生日,茶楼的老板认出了她,主动给她的母亲送了一个生日蛋糕,“我母亲觉得很开心”。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新华公益网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