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老人是公益领域的边缘性议题

留守老人是公益领域的边缘性议题

农村留守老人目前还是被公益领域忽略的群体(网络配图)

12月8日,2018(第二届)中国农村养老高峰论坛在西安举行。本次峰会由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主办,论坛以“重塑乡村治理体系·推动养老多元参与”为主题,吸引了来自农村养老领域的政界、学界和民间组织代表,并就中国农村空巢老人现象、寻找农村养老模式和推进农村养老公共政策进步与社会关注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在当天的峰会中,南方都市报也联合北京耿耿丹心教育公益基金会、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共同发布《中国农村留守老人研究报告》。

1600万农村留守老人

农村留守老人,是指有户口在本村的子女每年在外务工时间累计达6个月及以上、自己留在户籍所在地且60岁以上,身边没有赡养人或者是赡养人没有赡养能力的农村老年人。其规模达1600万人。

报告显示,二十多年来,关注农村“三留守人群(留守儿童、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的呼吁频繁见诸媒体,农民工跳楼讨薪维权、留守儿童非正常死亡,每年涌动一次的壮烈的春运返乡大潮和城市用工荒、农村空心化凋敝等状况和问题,反复、强烈地吸引了社会注意力,相对而言,为留守老人的发声颇为微弱。

直到近年,在留守儿童群体越来越受到重视的情况下,作为对留守儿童养育成长不利的因素,使得留守老人承担的隔代抚养和教育成为引人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而伴随农村空心化日渐凋敝和农村老人自杀、或死亡多日无人发现等虐心事件频繁流传,留守老人包括其他农村老人的生存状况也成为更多人关注的重要社会议题。尤其是中国进入老年化社会,对老年群体的状况和政策等各类研究成为热点,农村留守老人这个典型的脆弱群体也更多地被纳入研究者的视线。

已经引起政府重视

自1999年我国进入老年化社会,与老年人相关的法律和政府政策、老年事业发展规划等相继出台,2013年后农村留守老人的问题也得到政府的重视。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完善社会救助、社会福利、慈善事业、优抚安置等制度,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妇女、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

民政部等9个部门于2018年2月24日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农村留守老人关爱服务工作的意见》,针对目前农村留守老人的养老问题强调:“农村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是农村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爱服务体系的完善关乎广大农村留守老年人的晚年幸福生活,关系到脱贫攻坚的目标实现,关系到社会和谐稳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局。”

《意见》将从五个方面落实十九大的要求:1.强化家庭在农村留守老年人赡养与关爱服务中的主体责任;2.发挥村民委员会在农村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中的权益保障作用;3.发挥为老组织和设施在农村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中的独特作用;4.促进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5.加强政府对农村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的支持保障。

农村养老机遇与挑战并存

尽管已经有了政策的支持,但农村养老依旧机遇与挑战并存。

报告发现,中国农村老人几乎是经济发展、社会转型和城市化进程中唯一无法转型的群体:年龄和不能转换的身份;能力难以适应信息时代和市场;身体机能状态不可逆转的弱化;缺少青壮年劳力和活力的生存环境;农村普遍的公共资源稀缺;不完善的基本社会保障系统和设施;紧缺的社会服务等。

各种叠加的积困致弱因素致使农村老人成为社会人口中的一个弱势群体。相比之下,农村留守老人则由于中国社会转型过程所造成的结构性断裂变得更加弱势。

报告指出,要解决这一问题,应确立政府主责、政策的调整和完善以及资金保障,建立具有底线的社会保障和法律政策是制度基础。而社会组织和社会力量进入农村社区,发展社区服务与照护体系是必不可少的力量。

报告建议,改变或消除城乡身份壁垒,实现农村老人与城镇老人基本平等的社会福利待遇,首先是享有与其他老年人平等的生活、医疗、安全、尊严等的基本权益的社会保障,以及享有健康、参与、发展等权益和福祉,这是农村留守老人的根本需求,也是解决之道。“应尽快地全面实现可支付得起、有质量和水平的农村医疗、护理和养老服务体系和设施建设。”

公益领域的边缘性议题

政府之外,包括社会组织在内的社会力量在解决留守老人问题上该如何做呢?报告发现,目前留守老人还是公益领域的边缘性议题,需要更多力量的关注与投入。

本文链接:https://www.gsnewsw.com/csjz/514.html 站点:www.gsnewsw.com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gaojianhezuo@qq.com,立即删除!

顶部